网站地图 凤凰娱乐:经典美文之家!

她的玫瑰不带刺

时间:2013-08-05 08:34 来源:经典网摘文章 作者:九九文章网 阅读:
王玲的快餐店转了已经有好几年了,至今,人也不知音信。我时常想,或许有一天,她又会似一阵清风,在我不经意的时候,带着甜腻的笑,出现在我的面前;又或许,她已经重新有了自己的小窝,与一个爱她的人,生一个似她一样的小女孩,过着踏踏实实的日子,不再在无望的等待中挣扎。至少,这是我所希望的。

记得第一次见她,我就被她那似旋风的语速所吸引:“大姐,我看你家的门面房要出租,租给我吧!我就一个人,不会吵到你,我想卖盒饭,你租给我,每天都不用做饭,因为你的饭,我全包了,还免费,”没等我开口,她一口气说了她想说的,然后,迷缝着那双小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的脸看,好像等待我的判决。

我仔细地打量着她:扎着高高的马尾松,胖胖的脸上挂着没有城府的笑,红色的短裇,红色的短裙裤,一双厚底的跛跟拖鞋,被大拇指紧紧地箍着,这分明是一个未暗世事的孩子,如果她交不起房费怎么办。我有些踌躇,她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:“我刚忘记说了,我虽然交不起三个月的房费,但我不会托欠的,这是我的身份证,你也可以去我家找我的,我家在北山的王家沟”。“王玲,女,某某县某某乡某某村二组七户,”身份证上一张带着稚气又憨憨的嘟嘟脸,我接过她的身份证,“照片很好看啊,”不知是她的直爽还是那更直接的质朴,我有些出奇的大方起来,竟什么要求没提,答应了。我们就成了雇主关系。

我家的门面房,是一楼,我们一家住二楼,一楼的那个供我们一家进出的过道,紧挨着出租给王玲的那间房。因此,一楼有什么风吹草动,二楼听得一清二楚。说实话,一个月下来,我有些后悔,招了她这样一位房客。每天,天不亮,楼下那答答的剁肉声,切菜声,就像公鸡打鸣那么准时,催得我们不得不与她一起出操锻炼。

听,每天,她还会这样扯着嗓子大叫,

“九路哥,今天要不要盒饭,做了红烧肉”,“嫂子,今天还给您儿子带盒饭不?鱼香肉(丝)戏”。每天九路公车刚停站,王玲就这样快乐甜甜地推销着她的盒饭,其实,她的盒饭也不用这么推销,只是公车的司机不方便下车来买,而他们都爱吃王玲的盒饭,因此,王玲都是亲自跑过去,当然,她的小店也只有她一个人,她是既当老板又当厨子外加店小二。而每次,不等九路车的司机招手,她似乎能掐会算,早已麻利地将盒饭打包好了,等着送过去。公车师傅们也乐得这样,因为王玲已将他们每个人的口味记得一清二楚,从来不用多说,省去他们许多的口舌。

虽然她搅得我们不得安静,但她的生意还可以,也不拖欠房费,更让我感动的是,她每次做了特别的菜,首先让我们一家先尝,而每次给她钱,她总带点生气地拒绝,并一个劲地说“我一个人忙不来时,阿姨总过来帮我,我谢你们还来不及呢?有你们这样的房东,我真的很走运了。”我一想,这倒也是,我妈妈是个热心肠,只要王玲的店里忙不过来,她总会过去帮忙照看,如果硬要给钱,倒显得有些生份,也只好做罢;又一想,她一个人,也不容易,又是小本生意,怎么好意思整天白吃,只好每月交房费时,少收她的,可是越这样,王玲却越发的往我家里端菜端饭,一来二去,她仿佛成了我们家不可或缺的一员,不知不觉中,我们也适应了她那尖利的亮嗓子,适应了她毫不遮挡的大笑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落花无言心淡如菊
下一篇:欢快的芦苇